沉渊迦纱

沉渊迦纱

振兄乃郎,出胎两月,突然肢搐目斜,超时乃定,乳食如常,以为偶然,次日又发。然肾火无水以相济,则火过于热,未必不致阴虚火动之虞,必须于火中补火,肾中温胃,而后肾无太热之病,胃有既济之欢也。

一剂而毒消,二剂而全愈,溃者三剂可以收功矣。 因此,我们在临床中只要见到清鼻涕就可以断阴证,万无一失。

 嘉庆十年岁在构蒙赤奋若余月中鹤樵国仁拜书医之有案也,于汉之仓公。<篇名>闵方田兄初患少阴伤寒喉痹治愈后患香港脚杂治成痿方兄体素清,证见身热足冷,喉红肿痛,脉息沉细无力。

诸恙渐减,改用右归饮,与服二日,目辣舌燥,投六味地黄汤,浮阳顿平。从这例肝癌病人可以看出我当时只抓住了主证:患者大腹翩翩如孕8--9月样,面色晦暗,舌质青紫,舌底脉络紫暗。

思血脱之后,心脾必亏,乃易归脾汤,加黑姜,令其扛归,多服自效。一剂儿即转身而生矣。

况各经纷然来逼,火烈金刑,肺间生痈,必然之势也。 每日服三钱,服至一月而漏疮干,服至二月漏疮满,服完全愈,不再发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