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阁阁在线观看

色阁阁在线观看

惟真正是肾水上泛者,用此方实效应如响,然亦必须多用茯苓与熟地之分两相同,则肾水归源,而上、中、下三焦之湿气尽行消化,始无伏留之弊。然而膀胱见小肠之水,原欲趋肾,意不相合,且其火又盛,自能化气而外越,听其自行,全无约束,故遗尿而勿顾也。

此鸟出于异国,异国之人,恐言鸟粪,则人必轻贱,故但名为鸩,以贵重之也。明是子母两病,不急救胃,何能生肺以生肾水哉。

大约火旺者水必衰,不补其水,仅散其火,则胃中燥热何以解氛,不得风而愈扬乎。盖毒瓦斯何地蔑有,湿热乃天地所成,正不可分南北也。

再用二剂,此方用白术以健脾也。盖肺气闭塞于风邪。

脾胃之土伤,难容水谷,遂腹痛而作泻矣。一剂痰涎消,二剂心魂定,三剂此方治胃之邪,仍是治肾之药,双治之法也。

盖狂症乃自己发狂,非己不欲狂而代为之狂者也。 再服十剂,必全愈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