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学院qy图

超神学院qy图

愚十余年来治愈此证颇多,曾酌定建瓴汤一方,服后能使脑中之血如建瓴之水下行,脑充血之证自愈。 盖脑髓神经原借血为濡润者也,而所需之血多少,尤以适宜为贵。

其解肌兼能发汗者,言解肌之后,其内蕴之热又可化汗而出也。四物汤中用芎,所以行地黄之滞也,所以治清阳下陷时作寒热也。

《名医别录》谓其利小便,除头热,亦清肝胆之功效也。而愚则谓甘草干姜汤、干姜附子汤、茯苓四逆汤诸方,皆可因证选用也。

此《伤寒论》所谓∶“伤寒中风,有柴胡证,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”也。一人,年甫弱冠,当仲春之时,因伏气化热窜入太阴,腹中胀满,心中烦躁,两手肿疼,其脉大而濡,两尺重按颇实。

不知微者,薄也,属阳气虚,细者小也,属阴血虚,薄者未必小,小者未必薄也。至于当用承气之证,却非可发汗之证矣。

用半夏者,降逆气以止吐也。 ”由斯观之,营卫原与胸中大气息息相通,而大气实为营卫内部之大都会,愚临证实验以来,见有大气虚者,其营卫即不能护卫于外而汗出淋漓,夫大气原赖水谷之气时时培养,观服桂枝汤者当啜热粥以助药力,此不惟助其速于出汗,实兼欲助胸中大气以固营卫之本源也。

Leave a Reply